• 注册
  • 美国新闻 美国新闻 关注:2 内容:50352

    解封后首个假期的张家界景区:客栈关门空转

  • 查看作者
  • 打赏作者
  • 当前位置: 美国生活 > 美国新闻 > 正文
    • 美国新闻
    • 大版主
      Lv. 32
      未到深夜,武陵源景区道路已不见车辆行驶。
      营业的客栈门口挂着一排排五星红旗迎接十一假期,但客栈老板说“这是多年来,过得最冷清的一个国庆”。
      武陵源区地处湘西北武陵山腹地,是著名风景名胜区张家界的核心景区。这个袖珍小镇只有两街两巷,两边客栈倚山而筑,山依着水、水偎着山,山后较远处群峰罗列,颜色翠绿衬着蓝天。村寨装饰,尽显少数民族特色。

      7月30日,张家界以“其实想说你莫走,只好暂话你别来"一组闭园海报宣布景区全部关闭。
      阔别近一月,张家界市正式“重启”。景区恢复开放,A级景区门票及景区内交通工具对全国游客实行半价优惠。
      发展旅游业几十年,使这个闭塞、贫瘠的山城有了更多就业机会,孩子也不用当留守儿童。
      然而被疫情笼罩两年,加上封城闭园一个月,使张家界的旅游从业人员被迫做出选择。或求变,或离开,更多的是人生棋局被打乱,四散谋生。
      他们有的“想回家乡,想去采茶”;有的想先在电子厂打几个月的工,再观望旅游复苏的情况;有的则在海底捞做服务员,一边学习一边心想着“我在海底捞将形形色色的客人都服务过了,还怕回家乡后服务不好游客?”。
      但一位意图转行的导游说,“现在电子厂也不好进了,到处工厂都在限电”。
      萧条
      城际高铁在张家界西停靠后,几分钟时间,所有乘客就已下车完毕。载客司机说,往年游客多的时候,十几分钟,人都没能下完。
      车驶到武陵源,镇上安静得能听到虫鸣,客栈只见星星点点的灯光,更多的是大门紧闭,柱子上贴着“门面转让,无转让费”。即使是国庆小长假期间,客栈门口的灯牌仍滚动播放着:今日有房。
      客栈老板说,往年十一,到处是拎着行李箱找住宿的游客,满房时,连幼儿园的小床也有游客睡。
      以前半夜她还在客栈外的茶桌前给游客讲游玩路线。而此刻,不过晚上八九点,她便无事可做,与人闲聊。
      街道偶尔驶过一辆旅游大巴,车上空空如也。以往主干道被旅行社的大巴车堵得水泄不通,一个小时才能往前挪动。
      景区门口水果摊上的水果看着不是很新鲜,摊主说原来一天能卖一车,现在十天也卖不完。仍在营业的餐馆也不多,三两客人,几个服务员围着服务。
      重新开演的《魅力湘西》剧场,即使控制到50%以内的上座率也未能坐满。剧场外蹲着几位闲着的导游,兴许是萧条到无聊,对着过往零星的游客发科打趣,喊道“欢迎你们来到美丽的张家界玩啊!”
      林瑾的客栈四处是绿植,一角还挂着民族传统服饰与银饰。她性格热情,骑着电动车吆喝着和周围所有商户打招呼。
      她是90后,和长辈一起在武陵源经营着这家客栈。第二波疫情正值暑期旅游旺季,决定着这个行业一整年的营生,闭园无疑是当头棒喝。林瑾对那天的记忆就是,手机响个不停“来新订单了,来新订单了”,不同的是——这都是退单。
      重启后,客栈已经捉襟见肘。林瑾接到需要装测温仪的通知,将入住客人的体温自动上报给疾控部门,她装了一个手动登记上报的、更便宜。“指定的那个自动测温仪得几千块,装不起,本来封城一个月就没收入”。
      不仅是景区外的萧条,森林公园内的萧条,也可以通过动物窥见。
      熊峰是山里的养蜂人。记得开园第一天的情况,他看到近百只猴子闹饥荒。平时猴子被游客喂得膘肥体壮,嘴也叼了,海苔都不吃。那天他将店里的一大箱海苔拆了,它们一哄而上抢着吃光。还有猴子吐出嘴里本来的食物,熊峰一看,是一个小拇指大的野山橘——山里未成熟的果子,饿得也摘着吃了。
      他说,闭园前有只母猴刚生完小猴,每天抱着怀里,小小的一团。熊峰等到开园再回去,发现猴宝宝不见了。猴妈妈一下子瘦了,憔悴了很多,每天四处爬、叫、找孩子,“都抑郁了”。他猜想,应该是闭园期间猴妈妈抢玉米抢不过其他猴子,要么养不起猴孩子,扔了;要么没养活,死了。

      解封后首个假期的张家界景区:客栈关门空转

      开园首日抢食物的猴子 图|受访者提供

      解封后首个假期的张家界景区:客栈关门空转

      空荡的街道 图|武汉晨报 徐鸣
      离开
      疫情给这座旅游城市带来的不仅仅是这些肉眼可见的变化,更多的是人们身不由己的人生选择。
      郭丽霞的土家菜馆门口贴着门面转让。本来第一波疫情后,她就准备转让不干了。今年上半年张家界旅游业复苏情况乐观,五一和暑期旺季人数不输疫情前,让她继续坚持下去。现在闭园一个月后,她觉得一整年又白忙活了。“上半年每天忙前忙后,忙到大半夜,有什么奔头呢?”
      她说,今年孩子中考,要是考上了高中,也许她们还会留在这里陪孩子,所以现在她们只能先留在武陵源“耗着”。
      大多客栈没法“耗着”,陷入“开也不是,不开也不是”的两难境地。开张,零星游客的房费付不起水电、人工的开支;不开张,房租与前期投入的装修费压着人。
      大概是目睹客栈入不敷出的惨淡,商户中传着一则未经核实的传言:某家客栈的老板跟房东说“装修投入的我不要了,换我回家的车费吧”。
      在这里带韩国旅游团的一批东北导游,已经卖了张家界市区的房子,回了老家。
      同样离开的还有经营菜馆的一对老夫妻,养育孩子的压力让他选择离开,下海进电子厂。

      文章来源于: Sinovision.Net

    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

      登录

      WordPress后台-外观-小工具 进行配置小工具

    • 做任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