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注册
  • 美国新闻 美国新闻 关注:2 内容:50349

    被骂中国佬,食狗者…1/4亚裔青年疫情期间曾遭歧视

  • 查看作者
  • 打赏作者
  • 当前位置: 美国生活 > 美国新闻 > 正文
    • 美国新闻
    • 大版主
      Lv. 32

      被骂中国佬,食狗者…1/4亚裔青年疫情期间曾遭歧视

      综合报道 新冠疫情以来,亚裔青少年遭遇的种族歧视事件激增。
      达拉斯一名14岁的学生被一群高中男生跟踪到家,这些男生假装对着他咳嗽,并大叫:“Ching chong!你感染了中国病毒!”一名17岁的少年在社交媒体上被告知,他们“体内装满了‘该死的蝙蝠’,应该去自杀,因为他们是‘肮脏的食狗者’。”一个在杂货店购物的18岁年轻人被人称作“中国佬”,并被告知滚回他们原来的地方…

      一项由年轻人主导的最新研究显示,在过去的一年里,四分之一的亚裔年轻人成为了种族主义的目标。他们遭到的歧视主要是口头骚扰、故意躲闪和网络霸凌。
      该报告于周四由“Stop AAPI Hate Youth Campaign”发布,详细描述了全国各地日益高涨的反亚情绪给人们带来的困扰,近8成受访者表达了对种族主义如此普遍的愤怒。
      Stop AAPI Hate是专门收集亚太裔报告的与新冠疫情有关歧视事件的国家中心,而Youth Campaign是该组织旗下的一个高中生实习项目。
      由87名亚裔高中生组成的团队在今年夏天对近1000名亚裔年轻人进行了采访。参与这项研究的旧金山城市学校(Urban School of San Francisco)高三学生凯西·吴(Cassie Eng)说:“我想我们经常听到这样的话,但年轻人才是未来,这是我们找到自我和身份的关键时刻。”
      这一活动于今年春天在旧金山湾区开展,受到了林书豪基金会(Jeremy Lin Foundation)的支持。在5月份亚太美国传统月期间,吴所在学校的学生了解到Stop AAPI Hate一直在做的工作,想要更多地参与其中,所以他们联系了这个组织,想知道他们能做些什么。
      通过他们的研究,学生们发现,除了他们自己经历过的种族主义,亚裔年轻人普遍受到了美国各地日益增长的种族主义的影响。总统川普的种族主义言论助长了这种现象,比如把新冠病毒称为“中国病毒”和“kung flu”。近一半的受访者对这种情况表示悲伤或沮丧,四分之一的人说他们担忧自己和家人的安全。
      北加州马丁内斯市阿罕布拉高中(Alhambra High School)的三年级学生丽贝卡·吴(Rebecca Wu)说:“恐惧真的会伤害一个人的自尊和认同感,在公共场合为你和你的家人感到越来越焦虑,这可能会导致许多其他相关的心理健康问题。它也会阻止你发声。”
      除了这项由年轻人主导的研究之外,Stop AAPI Hate还分析了自3月以来通过其报告工具收到的全美亚裔青年遭受种族主义和歧视的341份报告。出现的一种模式是,近半数的案例中有成年人在旁边,但几乎从不干预。
      众议院于周四通过决议,谴责针对亚裔的种族主义行为。
      在大流行开始之前,亚裔学生报告的受霸凌比例就很高。例如,California Healthy Kids 调查数据表明,在加州公立高中,亚太裔学生是最有可能被欺负的族裔群体。
      旧金山州立大学研究亚裔美国人的教授罗素·郑(Russell Jeung)说:“亚裔美国人之所以成为目标,是因为他们的种族差异、语言差异或移民身份差异,部分原因是,当亚裔受到欺凌和侮辱时,老师们并不总是能意识到。他们可能没有意识到某些手势,比如把你的眼睛向上拉扯是无礼的。”
      这些学生研究人员分享了他们与专家共同制定的政策建议,旨在遏制学校中的反亚洲种族主义。这些措施包括对教师和管理人员进行反欺凌培训,在社交媒体上创建匿名举报网站,组建亲友会团体和联盟,支持校园里亚洲学生,发展恢复性司法实践,以促进受害者和施暴者之间的沟通和同情。
      亚裔年轻人的核心目标则是在中学课程中增加族裔研究课程,这样年轻人就可以从有色人种社区的角度来了解美国历史。报告称,通过这样做,所有学生都能对种族主义政策和态度的根源和后果有更深的了解。
      阿曼达·杨(Amanda Young)是湾区城市莫拉加(Moraga)坎波林多高中(Campolindo High School)的高三学生。她说,尽管加州是全美亚裔人口最多的州,但加州公立学校对亚裔美国人的历史研究还很初级。
      “在很大程度上,我的课程点到为止,最多仅涉及排华法案和日本拘留营。”她说。
      几名学生研究人员说,他们惊讶地发现,反亚洲的刻板印象已经变成了常态。贝丝·杨(Beth Yeung)是旧金山湾区圣马特奥市阿拉贡高中(Aragon High School)的一名高二学生,她说,为这个项目采访朋友和家人是一种情感体验。
      “这不是我家人经常谈论的事情,”她说,并补充说,她从小就对冒犯行为不予理睬。
      杨说,撰写这份报告“让我回想起别人身上发生过的这些事情,以及我个人为什么没有挺身而出帮助别人。这是一个重要的时刻,我们反思了自己为什么没有受教之后去做更多。”

      文章来源于: Sinovision.Net

    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

      登录

      WordPress后台-外观-小工具 进行配置小工具

    • 做任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