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注册
  • 美国新闻 美国新闻 关注:2 内容:50418

    中国网红直播第一村:微商乐园转型,5万人扎堆造梦

  • 查看作者
  • 打赏作者
  • 当前位置: 美国生活 > 美国新闻 > 正文
    • 美国新闻
    • 大版主
      Lv. 32
      “做直播来义乌,人们导航的第一站就是江北下朱。”
      “什么是爆款?江北下朱的大部分档口同时推一件商品,那它就是爆款。”
      “晚上直播,白天组货,全国快递成本最低的地方在义乌,义乌最便宜的地方在江北下朱,只要你能带货,一件也能代发。”
      疫情催生的网上购物、直播带货持续火爆,吸引更多人的加入。浙江省义乌市是全球最大的小商品市场,汇集26个大类210万种小商品,而义乌打造的第六代市场也已累计引进了100多个国家和地区10万种境外商品,日均快递量2000万单。

      丰富的货源优势和快递物流洼地,培育了义乌的电商发展。距离国际商贸城2.2公里的江北下朱村成为草根创业的舞台,被称为“中国网红直播第一村”。全国各地的人,来到江北下朱淘金,有人在这里带货百万件,也有人在这里盘桓数月后黯然离去。
      近日,澎湃新闻记者在实地走访中发现,义乌电商直播多是素人主播,缺乏头部主播,虽有丰富的货源支撑,但带货产品利润空间较窄、客单价较低,带货商品的品牌和质量还有待提升。

      中国网红直播第一村:微商乐园转型,5万人扎堆造梦

      江北下朱电商社交直播小镇 澎湃新闻
      来自义乌市市场发展委的数据显示,2020年1至8月,义乌市直播电商交易额105亿元(人民币,下同),直播场次超过10.2万场。按照义乌市市政府印发的《义乌市加快直播电商发展行动方案》,目标是力争2022年直播电商交易额突破1000亿元。
      有人年入千万,有人干不下去
      “网红抖抖裤,9.9元包邮,还有谁没拍到,2号链接赶紧拍。”晚上8点,距离义乌站12公里的江北下朱村热闹起来,辉哥网红直播基地的直播间内,主播们正热情地推荐小商品。直播间外,装扮奇特的年轻人在拍摄短视频,他们渴望快速积累粉丝,进而做流量变现。

      中国网红直播第一村:微商乐园转型,5万人扎堆造梦

      在江北下朱拍摄短视频的年轻人 澎湃新闻
      这是江北下朱夜晚的缩影,一切工作在一间间其貌不扬的门店中进行。如果直播间粉丝热情高涨,主播的工作可以持续到凌晨一点。
      江北下朱所属福田街道振兴社区书记楼春告诉澎湃新闻记者,村里在2010年完成旧城改造,共有99幢房屋、1200间店面,每间店面的年租金在10万元,这里的租金要比周边村子贵得多,但仍一铺难求。
      社交电商的氛围在村里随处可见,店铺招牌上几乎都会标注“网红产品”、“快手”、“抖音”、“爆款”、“微商”等字样。
      没人会小看江北下朱的市场灵敏度,背靠工厂资源,上新率高,即便在疫情期间,江北下朱也是灯火通明。
      “我们的客户既有京东、拼多多、淘宝上的商家,也有河南郑州、山东临沂、河北邯郸等二级批发市场的客商。谁给我钱,我给谁货,不管你是做实体、摆地摊还是做微商、搞直播。我们给主播的价格是工厂价稍微高一点,至于主播如何定价,那是他的事情了。”同盟品牌爆款工厂店老板戴大会在义乌打拼15年,摆过地摊,卖过水果,收过废品,2016年,他租下江北下朱59栋的店面,做小商品批发生意的同时,也在探索品牌供应链。在他的店铺里,产品五花八门,从银饰、面膜、玩具到运动鞋、羽绒服,应有尽有。
      “现在天气热,是淡季,旺季的时候,人多到走不动。我们给辛巴的采购团队供过货,不过也是中间转了好几道,江北下朱也有人是给薇娅供货。我们是供应链,对接工厂,算是主播与工厂之间的桥梁。一些中小主播,他们没有上游工厂资源,他们研究怎么去卖货,而我们研究工厂和产品。” 戴大会告诉澎湃新闻记者,江北下朱名声在外,全国各地的人都往这来,但做生意有个过程,有人在这里年赚千万、百万,也有人每年亏钱,干不下去。
      和深扎在江北下朱,上有工厂资源,下有老客户支撑的戴大会不同,更多的人在江北下朱是“昙花一现”。
      在走访时,澎湃新闻记者了解到,一对从山西来的夫妻,每天直播带货的收入不足百元,他们没有店面,希望从江北下朱进货,然后直播加价卖出。
      另一位想在江北下朱创业的“淘金者”也告诉澎湃新闻记者,自己到江北下朱3个月,开销十几万元。“我在车里直播了一个月,摆地摊摆了一个月,就是想多认识些人。我拉了几个人组建团队拍短视频,开通了7个账号,但没什么实质进展。”
      吸引直播电商5万余人,江北下朱转型背后
      为何江北下朱会成为中国网红直播第一村?
      在楼春看来,这源于江北下朱近些年的积累,楼春向澎湃新闻记者介绍,借助一路之隔的货运市场,江北下朱起初吸引了大量物流行业的进驻,但大货车进村有不少安全隐患,后陆续搬出。2015年前后,部分江湖地摊、库存经营户来到村里,渐渐形成了商业气氛。2016年,因为物流便捷,商品价格低廉,江北下朱成了微商乐园。从2017年开始,微商走下坡路,江北下村开始产业升级,成了全国闻名的社交电商第一村。至今,村口还挂着“江北下朱社交电商小镇”的牌子。
      “在疫情发生之前,江北下朱不少商户就已经开始直播带货。对于商家而言,收入可以分两大块,一个是社群团购,另一个是直播。小商品价格低,利润没那么高,靠走量。”楼春说。如果将江北下朱的直播做细分,也可分为两类,一类是主播来选品,并不在村里直播,但发货是从江北下朱发货,主播们只需来一次留下联系方式,之后的义乌都可通过网络处理;另一类是主播选品后,当场直播。指尖陀螺、网红泡泡机、网红波波球都曾是这里的爆款。
      随着直播带货的火热,江北下朱也涌现出主播培训、主播直播基地等新形式。
      在走访中,一家名为“辉哥网红直播基地”的门店吸引了记者的注意,该门店负责人告诉澎湃新闻记者,在做批发的同时,他开辟了四间直播间,配备了空调、桌椅、货架、美颜灯等设备,免费提供给来江北下朱选品的主播使用。

      文章来源于: Sinovision.Net

    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

      登录

      WordPress后台-外观-小工具 进行配置小工具

    • 做任务